Topics – 988

商业

Topic image

日本变“穷游胜地” 外国游客爱买便宜商品访免费景点!

随着疫情解封,日本迎来报复性旅游潮,日圆贬值也促使外国游客在日本的消费金额创新高。今年前三个月的消费总额达约1.75兆日圆(约524亿令吉),同比增长73.3%。尽管总消费额上升,但人均消费却下降,显示游客在日本的开销更加谨慎,企业面临“生意好利润薄”的挑战。 《日经新闻》报道,日本观光局数据显示,2024年1月至3月,外国游客消费额比2019年同期高出52%,全年消费额有望打破2023年创下的5.3兆日圆(约1587亿令吉)纪录。然而,平均消费逐年下降,2022年为23万4524日圆(约7022令吉),2023年为21万2764日圆(约6371令吉),2024年首季降至20万8760日圆(约6251令吉)。 与2019年同期相比,今年首季度外国游客在日本的住宿费增加,但购物、娱乐和休闲活动的开销减少。 日圆贬值使日本成为“穷游型旅客”的热门目的地,外国游客偏爱购买便宜商品,如外国游客偏爱购买超市的三明治、糖果和折扣店的零食等便宜商品,同时到访免费景点,例如动画中的平交道、京都的商店街和神社、富士山附近的便利店等。 部分游客还在网上分享省钱技巧,如不买票搭乘新干线、重复使用滑雪缆车票,甚至鼓吹从酒店偷窃物品等。 这类行为并非外国游客独有,过去日圆强势时,日本游客在欧美也有类似行为。例如,一些旅游指南曾建议日本游客利用博物馆的免费寄放行李服务,但这种行为普遍后,旅游指南呼吁日本游客避免。 日本政府目标是在2030年吸引6000万外国游客,年总消费金额达到15兆日圆(约4491亿令吉),每位旅客平均消费额需达到25万日圆(约7486令吉)。尽管日圆疲软有助于吸引游客,但要实现这一目标仍面临挑战,特别是未来若日圆升值,可能对旅游业造成新的冲击。       (报导整理自《东方日报》)  
Topic image

难扛美国制裁? TikTok被曝将大规模裁员!

难扛美国压力?网传短影音平台TikTok将全球大裁员! 美国参议院在上月通过法案,强制TikTok必须剥离母公司字节跳动,否则将在美国面临下架命运,《CNN》引述该公司内部消息报道,TikTok计划在全球营运及行销部门大裁员。 根据消息,TikTok计划在本周裁员,涉及范围是全球用户运营、内容和行销方面约1000名员工中,将有很大比例被裁减。 消息称,该公司计划解散全球用户运营团队,把部分员工重新分配到其他团队,TikTok计划当地时间周三深夜和周四清晨通知员工。 美国科技产业网站The Information是最早报道TikTok裁员消息的媒体,截至 目前,TikTok尚未对裁员传闻作出回应。报道也称,目前尚不清楚多少人被解雇,但据TikTok去年披露,仅在美国就有7000名员工。 不过,《CNN》也称,TikTok裁员计划已酝酿近一年时间,此次裁员与TikTok在美国面临的“不卖就禁”新法无关。
Topic image

船运子公司将转手卖 大马邮政连续23季净亏损

大马邮政连续23季蒙受净亏损,同时,大马邮政也会以1.23亿转手价,把船运服务子公司PNSL公司卖出! 大马邮政公布2024财政年首季(截至3月31日止)业绩,净亏损按年缩小28.83%至1969万令吉,上年同期净亏2766万令吉;营收按年上升2.01%至4亿9197万令吉,上年同期为4亿8227万令吉。 与此同时,大马邮政也宣布,通过间接子公司,即大马邮政物流公司把船运服务子公司PNSL公司卖给SWA航运公司,转手价为约1亿2321万令吉。 PNSL主要业务是提供租船、操作等相关服务,主要涉及散装货运和洋灰运输船。 根据协议,SWA航运先支付一笔200万令吉定金,然后支付5361万令吉尾款,同时为PNSL公司偿还6760万令吉债务。 另外,SWA也将委任独立稽查师核实PNSL公司在2023年7月1日至2024年4月30日的欠款,并在列出最终金额后的14日内付清。 大马邮政指出,脱售该子公司能够释放子公司价值和从这项投资中获利,而脱售所得款项预计将加强现金流。 “脱售所得款项1亿2321万令吉,2781万令吉将用于偿还银行贷款、9294万令吉作为公司营运资金需求,以及246万令吉支付交易费用。” 上述交易预计在未来4个月内完成。
Topic image

成本飙首季转亏逾2000万美元 虾皮寻求AI直播突围!

虾皮(Shopee)母公司冬海集团挨过严冬,从亏转盈后;而最新财报又为成本飙涨,今年第一季出现亏损逾2000万美元! 媒体报道,虾皮母公司冬海集团公布截至3月31日第一季,由于成本成长近50%,该公司由盈转亏,,远逊去年同期获利8730万美元。 在美国上市的本地科技公司冬海集团星期二发布截至今年3月底的第一季业绩显示,净亏损报2300万美元(约1亿零816万令吉),虽较去年第四季减少79.4%,但若与去年同期取得的8700万美元净利相比,表现明显恶化。 整体收入同比增长23%至37亿美元,经调整的息税折摊前盈利(EBITDA)同比滑落21%至4亿零110万元。 经调整后,每股亏损0.04美元,少于分析师预估的0.02美元。该公司第一季营收年增23%至37亿3000万美元,高于分析师预估的35亿6000万美元。 该公司上季电商营收成长33%至27亿美元,也超过分析师预估的25亿4000万美元,上季GMV(网站成交金额)年增36%至236亿美元,也高于分析师预期。 市场分析指出,虽然该公司行销成本可能居高不下,但调整后营运盈利仍将成长,因为,虾皮在东南亚电子商务领域主导地位,及密集用户生态系统将吸引更多商家进入广告等高利润服务领域。这种规模优势可能是其抵御TikTok、即将上市的希音(Shein)和拼多多旗下的Temu在该地区电商领域蚕食。 该公司目前很努力维持东南亚电商主导地位,因为,来自TikTok和阿里巴巴旗下来赞达(Lazada)等财力雄厚竞争对手的激烈竞争,该公司在行销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抵御对手,并在研发方面增加直播和人工智能(AI)功能。 展望未来,该公司表示,今年可望实现连续第二年获利的目标;获利能力提高是由削减成本推动的,其中包括裁员数千人,这帮助该公司实现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年度获利。 冬海创办人李小冬说,未来将强化打造直播业务,这可能有助于该公司应对日益激烈竞争,尽管如此,这也将使其与TikTok形成竞争,并对利润率构成压力。 李小冬周二给员工备忘录中说:“今年我们有一个清晰的盈利成长路线图。强劲的第一季业绩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良好开局。” 另外,该公司旗下以热门游戏《Garena Free Fire-我要活下去》而闻名的游戏子公司Garena,随著付费用户的增加和成本的降低,调整后营运盈利增长27%,达到2亿9200万美元。该部门一直在努力推出新游戏来提振销量,其收入下降了15%,降至4亿5800万美元。 该公司第一季营运盈利(EBITDA)报4亿零100万美元,虽然较去年同期下滑 21%,但远胜分析师平均预期的2亿2200万美元。 (新闻综合自《星洲财经》《联合早报》)
Topic image

IMF总裁警示:AI将如“海啸”冲击全球劳动市场!

国际货币基金(IMF)重申,AI或将如“海啸”般冲击全球劳动市场,未来两年受AI影响的发达经济体工作或达60%,并冲击全球40%工作岗位! 《中央社》引述英媒报道,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说,人工智能像海啸般的冲来,我们几乎没时间让民众和企业为此做好准备。 格奥尔基耶娃是出席苏黎世大学有关瑞士国际问题研究所主办的活动上,这样说。 她认为,如果管理得当,AI可极大的提高生产力,但也可能导致更多错误讯息,还会加剧社会不平等。 她也以2020年全球疫情以及俄罗斯和乌克兰战争为例,表示世界经济近年来变得更易受冲击。 “我们未处于全球衰退。去年大家担心多数经济体会陷入衰退,但此事并未发生,先前强力冲击我们的通货膨胀目前走缓,几乎各地都是如此。” 事实上,这不是格奥尔基耶娃首次这么说,她一月在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前,就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谈到IMF对AI势态的相关研究。 她说,AI将影响发达经济体60%就业岗,全球则近40%职位受到冲击,这说明了,AI对发达经济体构成的风险,比新兴市场和低收入国家来得更大。 当时,格奥尔基耶娃说,当你拥有的技术含量越高,影响就越大,不过,她也说,虽然AI具有风险,但也可能为全球经济带来“巨大机遇”。 (新闻整理自《中央社》)
Topic image

吁富人要积极回馈社会 陈志远:应把半数身家捐慈善

向来对社会公益不遗余力的成功集团创办人陈志远,呼吁富人应积极回馈社会,包括捐出一半财产来帮助有需要的人。 这些年来陈志远长期热心公益,他表示自己一直秉持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信念,并认为有钱人就应该为社会作出更多贡献,帮助更多人。 陈志远是出席吉隆坡慈济静思堂举行浴佛典礼时说,富人不应把所有财产留给儿女,而是捐出一半来做慈善。 陈志远是我国50大富豪之一。据2024年福布斯大马富豪榜统计,他的财富高达7亿3000万美元(约34亿5801万令吉)。 这并非陈志远首次作此呼吁。媒体此前也曾报道,陈志远在数年前也曾公开呼吁富豪捐出一半财产,以回馈社会。 他2021年接受媒体专访时也表示自己把一半财产捐给慈善机构,并呼吁其他大马富豪效仿。 (新闻整理自《南洋商报》)
Topic image

东南亚11国薪资新加坡人最高 平均薪资远高全球平均水平达3万令吉!

根据最新统计显示,东南亚11个国家中,平均薪资最高的仍是新加坡,马来西亚则以平均薪资约为1414美元,位居第四。 据印尼TEMPO.CO报道,新加坡的平均薪资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达到6332美元(约3万令吉)。 排在第二的则是泰国,据报道泰国初级职位的平均薪资约为2万至2万5000泰铢(约2577至3221令吉),而职业生涯中期的专业人士则在5万至10万泰铢(约6443至1万2888令吉)之间。 至于汶莱,目前的平均收入为3230汶莱币(约1万1309令吉),排在第三。 马来西亚的平均薪资约为1414美元(约合6610令吉)位居第四。 在其他东南亚国家中,菲律宾(800.12美元)、印尼(760美元)和越南(713美元)的平均薪资排名较靠前,而东帝汶(150至250美元)、柬埔寨(150至200美元)、缅甸(148美元)和寮国(100-135美元)则明显较低。       (报导整理自《星洲日报》)
Topic image

传蚬壳逾47亿令吉 脱售在马油站业务予沙地阿美?

知情人士称,英国能源巨擘蚬壳(Shell)欲脱售在马油站业务,目前与“买家”沙地阿美(Saudi Aramco)洽谈中,消息传出引发国内外关注,但蚬壳拒绝评论! 外电引述消息称,蚬壳正与沙地阿拉伯国营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展开洽商,有关交易价值最高或达10亿美元(约47亿3747万令吉)。 蚬壳总部设在英国伦敦,是我国继国家石油(Petronas)后的第二大油站营运商,根据该公司官网,在全马约有950家油站。 消息称,上述洽商在去年底已展开,很可能在未来几个月最终敲定。另有两个知情人士指出,若这项交易能成事,潜在规模介于8亿4400万至10亿6000万美元(约40至50亿令吉)。 蚬壳拒绝评论,仅表明大马之于公司是重要市场,而沙地阿美也拒绝回应。 据报道,蚬壳脱售在马油站是首席执行员萨万(Wael Sawan)欲专注于获利最大业务的部分努力。该公司曾指计划今、明两年脱售500家油站,同时新加坡的炼油和石化厂脱售计划也在进行中。 沙地阿美虽在柔佛边佳兰(Pengerang)石油中心,借着与国家石油联营,持有该炼油厂每日的30万桶油产能的50%,但在大马并未有任何油站。 沙地阿美在沙地阿拉伯经营油站,也与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能源公司(Total Energies)及韩国炼油商双龙炼油公司(S-Oil),联营油站业务。 (新闻整理自《星洲日报》)
Topic image

亚洲10城市房租大比拼 新加坡最贵租隆市第四便宜!

你知道吗?东南亚甚至亚洲中最贵租的国家是哪里吗?答案不言而喻,那就是 新加坡,而我国吉隆坡,与新加坡相比,租房市场是亚洲第4便宜。 根据《全球房产指南》(Global Property Guide)针对亚洲10座城市最贵地区“一房一厅”月租展开研究,新加坡以4590美元(约2万1761令吉)高居第一,甚至超越香港和东京。 至于曼谷,位列东南亚第二,亚洲第四,租金是1080美元(约5120令吉)。 至于我国吉隆坡,月租中位数为735美元(约3484令吉),排名第7,与新加坡相比,在吉隆坡,只需要新加坡租金的16%就能租到一房一厅的房子。 报告指出,亚洲2023年房地产市场受通货膨胀和经济疲软等因素影响,导致房价下跌,越南胡志明市和吉隆坡的房屋价格就分别下降1.18%、1.06%。 不过,如果来到每平方公尺购买价格中位数就大洗牌了,排在榜首的是香港,以每平方公尺2万5802美元(约12万2327令吉)排在榜首,紧随其后的是台北和新加坡。 而吉隆坡则以每平方公尺3903美元(约1万8532令吉)排在第6名。 (新闻整理自《东方日报》)
Topic image

奢侈品市场前景具挑战性 全球品牌致力抢中国市场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市场,消费指数占据全球销售额50%,但过去数年随着冠病疫情的持续影响,中国消费市场的复苏步伐放缓,人们对高端购买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这给整个行业带来了不安! 古驰(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公布了第一季度的销售额下降了11%,主要是由于中国市场状况严峻,导致其股价在4月份暴跌。 如今随着中国摆脱冠病阴霾,奢侈品牌正尝试重新吸引中国顾客。 在中国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品牌,如路易威登(LV)等,都在举办特别活动,并向非常重要的客户提供优惠待遇;路易威登将上月在上海举办的时装秀描述为与中国建立“牢固、长期关系的新篇章”。 尽管面对中国经济的逆风,路易威登母公司LVMH展现出相当的韧性。虽然第一季度的业绩显示出多年来最慢的增长率,但该品牌称其对国内和海外中国客户的销售额增加了约10%。 意大利时尚奢侈品牌普拉达(Prada)和法国爱马仕(Hermes)的第一季度业绩都超出了分析师的预期,销售额分别增长了18%和17%。 然而,总体而言,市场增速已经放缓。贝恩咨询公司预测,2024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的增长率将从去年的12%降至个位数。 专注中国奢侈品行业的权威数字媒体精奢商业观察记者南丽莎表示,经济低迷正在影响中国奢侈品消费者的信心。 “我们正面临更加谨慎和价值导向的消费者,他们在购买前也会考虑二手市场的价格。” 不得不说,在经过疫情后,消费者的口味和优先事项也发生了转变。南丽莎指出,“人们正在向奢华体验转变,而不是奢侈品。” 一位上海女士表示,尽管偶尔会购买名牌商品,但她永远不会排队购买包包,她称自己更喜欢旅行,对名牌不太感兴趣。 疫情期间,高消费的中国游客的缺席给欧洲奢侈品行业带来了重大冲击。随着部分奢侈品消费转移到中国,全球品牌正在致力于组织活动并创造更适合中国市场的商品。 欧睿国际奢侈品牌主管罗伯茨告诉法新社,奢侈品市场的前景仍然“具有挑战性”,品牌应该“谨慎行事”。 尽管如此,中国仍然拥有超过250万人口的净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约474万令吉)。       (报导整理自《星洲日报》)